ARTICLES

鹽澤凱倫 × 土方明司|令人感同身受的夢幻筆觸

2024.05.10
INTERVIEW

土方明司 × 鹽澤凱倫

川崎市岡本太郎美術館館長土方明司通過與藝術家的對話來瞭解藝術作品。在第五期中,他與藝術家鹽澤凱倫進行了對話。

鹽澤最初在荷蘭度過的一段易受影響的童年經歷對她的作品產生了什麼樣的影響?它又如何塑造了她與觀眾的交流?土方館長將從獨特的角度揭示鹽澤作品的魅力,同時將其與荷蘭的氣候和獨特的繪畫歷史進行比較。

童年足跡:荷蘭的原始經驗

韓國展覽現場

土方:我們想聽聽鹽澤至今為止的心路歷程。你在哪裡出生的?

鹽澤:我出生在日本,大約一歲時去了荷蘭,五歲時回到日本。

土方:您最初的童年經歷是在荷蘭嗎?荷蘭的生活是否對您的繪畫、思考和感受方式產生了重要影響?

鹽澤:是的,我是這麼認為的。我認為,在一個大世界和大自然中成長的經歷影響了我的作品。不僅如此,我的作品還以我童年時期的神奇經歷為主題。

土方:很久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去過荷蘭。在荷蘭逗留的時間很短,但我記憶猶新。荷蘭在歐洲的位置或氣候相當奇怪。您的奇特經歷究竟是什麼?

鹽澤:我記憶最深的是在當地幼兒園上學的時候,那裡有很多不同國籍的孩子,當我們還聽不懂對方的語言時,我們就用畫畫、唱歌等簡單的方式進行交流。因為我對那段時光有著非常深刻的記憶,所以即使現在我已經長大成人,在與他人交流時,我有時也會在工作中想到,最重要的事情竟然是如此簡單。我想這也是我至今仍以童年記憶和經歷為主題創作作品的原因。

誰是鹽澤凱倫?

童話般的風景,孕育著內心世界

韓國展覽現場

土方:您小時候生活在自然美景中嗎?

鹽澤:我住在阿姆斯特丹,我家周圍就像一片草地,一直延伸到遠方,中間矗立著幾棵樹。在我的記憶中,有一片風景,中間矗立著許多小房子。

土方:童話般的風景。

鹽澤:它非常像童話。我想這就是我喜歡畫那些風景畫的原因。

土方:在歐洲,荷蘭的室內畫和風景畫非常發達,與其他歐洲國家相比,荷蘭受基督教的束縛相對較少。因此,人們有時會說,將內心世界和個人世界托付給繪畫的做法始於荷蘭。您一直都在描繪內心世界和個人世界,不是嗎?

鹽澤:我最近一直在想,我想在我的作品中表達或描繪來自內心的記憶和感受,來自人類個體情感的東西。

荷蘭的陽光點綴著抒情的風景

土方明司

土方:當我正在考慮與鹽澤先生交談時,我突然看到了一部叫《荷蘭之光》的電影,導演是彼得·里姆·德·克魯恩(Pieter-Rim de Kroon,1955-)。紀錄片的想法。該片在藝術界大受歡迎,導演在片中傳達出荷蘭有一道光芒,孕育了倫勃朗和維米爾。鹽澤先生,您有沒有意識到要成為荷蘭之光?

鹽澤:過去我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但現在作為成年人,當我再看自己的畫作和荷蘭藝術家的作品時,我自己覺得其中有一種共同的光線、色彩或溫暖的氛圍,或者......我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但我覺得其中有一些獨特的東西。

尤其是黃色的燈光,或者是溫暖的氛圍,或者是......在我曾經生活過的荷蘭,清晨的陽光透過一排排平靜的田園式房屋照射進來,那是我印象最深的景色。我覺得這些地方有相似的地方或根源。

鹽澤凱倫:秘密之地--終於見面了

打開藝術之門的夏天

韓國展覽現場

土方:是什麼讓你決定上藝術學院?

鹽澤:就在高二暑假,我決定正式進入藝術學院學習。有一段時間,我並不確定自己將來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當時,正好有一個繪畫比賽,我決定大膽嘗試,畫自己想畫的東西,那就是一幅名為《記憶》的作品。

那是一幅油畫作品,其中有當代的多國人物,畫這幅畫的時候,我覺得這是我當下最開心的事情,我還在展覽上得了獎。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可以把藝術作為未來的一種選擇。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但我開始覺得試一試也不錯。

 

追求光明與交流

鹽澤凱倫

土方:當你進入藝術學院時,你究竟畫的是什麼畫?

鹽澤:我也喜歡超現實主義繪畫,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具象主義繪畫,比如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1904-1989)的繪畫。

土方:聽到達利的事我很驚訝,但我認為在超現實主義的世界里,利奧諾拉·卡林頓(Leonora Carrington,1917-2011)更接近鹽澤先生的世界。她是一位從法國移居墨西哥的女性,在恩斯特等作家的影響下意識到海外的超現實主義。我覺得鹽澤先生的畫和卡林頓的畫很相似,她的畫很神秘。

鹽澤:我在本科一年級時就畫過這樣的畫,但在本科三年級左右,我有機會研究喬治·德·基里科(Giorgio de Chirico,1888-1978)。我被這個夢幻般的世界所吸引,感覺自己正在真誠地面對自己想要描繪的東西。通過研究他的畫,我開始覺得抽象地表達我想表達的東西是可以的。在我的本科畢業設計中,我第一次使用了整個房間的繪畫和裝置來表達我想要創造的世界。

土方:到底是什麼世界?

鹽澤:總之,這將是一個白日夢般的世界。

土方:像喬治·德·基里科那樣?

鹽澤:在本科四年級時,我就想表達現實與非現實,或者意識間隙所產生的東西。

韓國展覽現場

土方:您是否經常注意到這些事情?

鹽澤:我不知道,可能是無意識的吧。我覺得我撿起了那些後來無意識流露出來的東西,然後回過頭來看它們,說我當時在想這個或那個,這就是成為作品的原因。

土方:它接近夢幻世界嗎?

鹽澤:是的,我覺得我在畢業設計時有點過於內向,因為不切實際的成分太濃。當我有更多的機會讓別人看到我的作品時,我就在想我想做的事情的交流方面「這次我應該怎麼做才能把這些傳達給別人呢?」在讀研究所的時候,我一直在糾結這個問題。

因此,當我在尋找一種與他人分享我的作品的方式時,我開始以「光」為主題進行創作。「光」曾經出現在我的作品中,但當我重新關注「光」這個簡單的主題時,我覺得它打開了我的作品,或者說,擴大了我的作品範圍。

土方:你說過,在研究生階段,你變得更加注重與他人交流。這是不是回到了童年時代,那時畫畫成了交流的觸發器?

鹽澤:我回來了,或者說,我回到了只在自己的世界里完成的那部分世界,當我再次想到要珍視交流所產生的感受時,我覺得我必須再次打開自己的世界。

土方:這種想法非常重要,如果沒有這種想法,作品就會自我滿足。一件好的藝術作品有能力向他人傳達自己的世界,同時又能恰當地展現自己的世界。一流作品的條件是,人們能夠看到它,並產生共鳴或為之感動。非常奇妙的是,鹽澤先生已經意識到,她不是在畫那些迎合別人的畫,而是在擴展和解放自己的世界。在某種程度上,我認為這一過程證明瞭鹽澤先生目前的作品能夠引起許多人的共鳴。

土方明司 × 鹽澤凱倫

鹽澤凱倫不斷探索語言以外的交流方式。她的作品表現了一個源於她童年經歷的奇幻世界。午後燦爛的陽光,紅色的夕陽穿過樓宇間的縫隙,月光溫柔地照亮黑夜。因為沒有兩束光是相同的,她獨特的經歷和記憶在她的畫作中栩栩如生,喚起觀者強烈的共鳴。

對話的前半部分詳細討論了鹽澤凱倫的製作方法和展覽主題。另請參見。

前半部分對話|光的魔力折射出的心靈深處

Subscribe Our Mail Magazine

If you chose to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exclusive offers by email.

RELATED ARTICLES

FEATURES

  • ARCHIVE

  • ARTIST NEWS

  • EXHIBITIONS

  • GUTAI STILL ALIVE

  • SPECIAL

View more

MAIL MAGAZINE

訂閱電子報讓您不錯過白石畫廊最新消息及會員獨家好康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