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S

日本动态艺术鼻祖级人物松田丰在巴黎的冒险

GUTAI STILL ALIVE 2015 vol.1

34/35

松田丰

本系列企划为您推出关于具体美术协会的书籍《GUTAI STILL ALIVE 2015 vol.1》的数字档案。第34期为您介绍具体美术协会后期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家、日本为数不多的动态艺术家松田丰。松田与著名动态艺术家雅科夫・阿加姆的相遇是他与巴黎结缘的开端,他因此将自己的作品拿到巴黎的一家画廊。曾陪同松田前往巴黎“冒险”的今田纯子将为您讲述当时的情景。


松田丰先生的“偶然”与“冒险”

今田纯子
(大阪府立现代美术中心前馆长)


在大阪难波西部,设在一栋楼房五层的“画廊do”拥有100多平方米的面积,是一个既有紧凑的展示空间又有宽敞教室的独特场所。画廊主人松田丰在这里教授现代美术、美术史和美术理论,学生包括美术院校考生、有志成为艺术家的年轻人,以及年长的女性。松田本人是日本为数不多的动态艺术家之一,在具有代表性的日本现代艺术团体“具体美术协会”解散之前是其最年轻的成员之一。同辈成员中还有旅居法国的松谷武判先生,以及堀尾贞治先生和今井祝雄先生。

动态艺术是现代美术的一种流派,兼有色彩、美感和不可思议之处,其作品实际上或看起来是动态的,有的作品在观赏者移动时会发生变化。从20世纪80年代起,这一流派的海外大师们也逐渐被介绍到日本。当时在关西地区,阿加姆展(大阪梅田的大丸美术馆,1989年)和拉斐尔·索托展(伊丹市立美术馆,1990~1991年)相继举办,委托让·丁格利特制作品并冠有其名的餐厅在京都四条乌丸上开业。松田先生从这一时期的近30年前开始,名副其实地秉持着具体的创作精神"制作前所未有、横空出世的作品",孜孜不倦地创作着日本最早的动态艺术作品。

首先,让我们从“偶然”谈起。1992年,松田的一名女学生在新干线上巧遇了雅科夫・阿加姆先生(1928年~),她觉得其作品与松田先生的十分相似,因此将此事告诉了阿加姆先生,同时还在学习班向松田先生进行了汇报。松田先生迅速联系了阿加姆先生,而对方同样也对日本的动态艺术家特别感兴趣,并欣然接受了松田先生提出的在画廊举办演讲会的建议,最终实现了30分钟的访问。当天,现场座无虚席,拥挤的听众甚至达到了无立锥之地的程度,我与小个子的阿加姆先生并排,本应站在中间担任翻译,但却被挤得越来越紧,几乎脸贴着脸。演讲会持续了一个半小时。阿加姆先生感到从松田先生的作品中获益良多,他热情地邀请松田先生前往自己当时居住的巴黎。

“冒险”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的。阿加姆先生是一位大师,具有敏锐的鉴赏眼光,他对松田先生说不妨在巴黎展示作品,也许是这一劝说在松田先生的内心点燃了火苗。这方面的经过现在虽然只是想象,但松田先生可能很快就挑选了几幅作品,并安排将它们寄给了在巴黎居住的具体美术协会的盟友松谷武判先生。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能和我一起去趟巴黎吗?旅费由我支付。”当时我每天都忙于工作,尽管在久违之后对倍感亲切的古都巴黎进行访问这一想法让我不由心动,可我没有理由让他支付旅费,因此当即拒绝。但最终我还是和松田夫妇以及一位共同的朋友决定四人一道前往。

旅行的目的是为了在FIAC(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举办期间观摩,顺便与阿达姆先生介绍的专门经营动态艺术的画廊进行洽谈交涉,以便能在那里展示松田先生的作品。松田先生事先安排得十分周全,考虑到下飞机之后以及前往艺术博览会的交通方便,他连大家入住的酒店都已订好。当时像我这样的东方人在巴黎还比较少见,因此第二天早晨在附近的咖啡馆用早餐时,一名服务生问我来巴黎是为了做什么。我回答说要去观摩FIAC,他说他也准备近期前往,好像每次都对这一博览会十分期待。我们因此相谈甚欢,对于巴黎市民来说,艺术博览会也许是一种休闲场所吧。

会场内挤满了数百家画廊,我们开始分头寻找此行目的地的丹妮丝·勒内画廊(Galerie Denise René),并颇费了一番周折。参观者中有许多是和家人一起来的,他们挨个欣赏着每一个画廊。终于找到了勒内画廊时,只见一位大约60岁的小个子女性正在那里。我们对她说是阿加姆先生介绍而来的,并想引见松田先生,但她却一个劲地说自己忙得不可开交。即使我们说从日本带来了作品请她一定过目,她也说在艺术博览会结束之前,连晚上都排满了计划,根本没时间顾及我们。当我们突然想到有一段视频,并请她挤出哪怕10分钟看一下也行时,她终于点头同意了。但是,她看着看着身体逐渐从椅子上浮起,仿佛被吸引了过去一般,将脸逐渐贴近画面。然后就像刚才的婉拒根本没有发生一样地说“傍晚5点半请把作品送到画廊”,并笑着伸出手说“回头见”。

傍晚时分,松田先生在精品店和画廊鳞次栉比的一条大街的人行道上,把作品靠在林荫树上并组装完成。这时,勒内女士走过来说:“抱歉迟到了。请进去按照您喜欢的方式摆放。电源在这里和这里。”她的态度与白天判若两人。她静静地观看了一会儿,然后挑选了几幅作品,并指示店员说:“我会留下这些作品,把合同拿来吧。”她还当场签完了文件。作为额外的好处,她亲切地说:“今晚只有一个预展,你们去参加吧。”并客气地递上了邀请函。

剩下的作品被安排交给了松谷先生的工作室。虽然这是我第二次访问,但巴黎市已经借给了他两间宽敞的工作室。无论国籍在何处,对于认可的艺术家,巴黎市都会对其创作提供支援,这一文化的深厚底蕴再次让我深受感动。事情至此,冒险的预期目的已经达到。

从第二天开始,我们轻松地游览了卢浮宫、建有阿加姆先生设计的喷泉的拉德芳斯地区以及蓬皮杜艺术中心等地。蓬皮杜中心所在的巴黎大堂地区是以前中央市场的原址,现在建有一座巨大的玻璃外墙建筑,是一座美术馆兼图书馆。入口处悬挂着同样出自阿加姆先生手笔的蓬皮杜总统肖像画,蓬皮杜规划了这一城市发展项目。在附近的教堂里,与圣画和圣象一道陈列着基思·哈林创作的祭坛三联画,他用独特的表达方式在画中描绘了过去的工人往早市搬运货物的情景。这个地区到处都挤满了游客,让我对文化能够吸引人这一点确信无疑。

四年后,松田先生在ABC绘画·插图大赛中获得了大奖,然而令人惋惜的是,他在1998年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刊登于《画廊月刊》2014年3月号)

了解更多关于“具体美术协会“的信息 »

*本文中的信息为发布时的信息。

Subscribe Our Mail Magazine

If you chose to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exclusive offers by email.

ARTIST

RELATED ARTICLES

FEATURES

  • ARCHIVE

  • ARTIST NEWS

  • EXHIBITIONS

  • GUTAI STILL ALIVE

  • SPECIAL

View more

MAIL MAGAZINE

If you chose to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exclusive offers by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