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在紙上或畫布上塗塗抹抹,就走出了一條路;多一筆少一筆就成了不一樣的東西;有時是一來一往的話語;又有時是不經思索的排放。於是有了這樣的起頭。

「走路、彎道、說話、尿尿」四個單詞分別來表述藝術家的繪畫狀態。它們看似無相關卻又不至於不對勁。如同展覽中的作品,對你招招手、又將你推開。

從作品中可以看出四人迥然的性格,也可以細察出資訊時代的共同感官經驗。生活中許多訊息與檔案交錯在一起,它們既好像跟你有關卻又無關。若將原有的認知系統喻為一串串珠,當節點斷了線,人們會忽然感受到某種落空與陌生。拜這種時刻所賜,我們才能貫穿想像力之中、擁有全新的視線。

捲捲的畫布將四種不同的繪畫語境鋪張開來。這裡的畫作不單指向他方,而是熟悉事物的重組、身體冷卻後的再連結。事物的意義被打亂且重新定義,彷彿最初創作者畫幾筆、退後看的實際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