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在運轉。 白天漸深至夜。
人類以陪數增長。動植物讓出陸地與陽光下之一席。
藝術家、科學家和所有善意的人擔起自然界的主角和保護者之角色。
這就是自然崇拜。”

唐納·莫法特,2021年4月

白石畫廊榮幸呈獻美國藝術家唐納.莫法特於亞洲首個個展“自然崇拜”。展覽與Art Central同期舉行,重點介紹藝術家近年創作的包含引發思考的的極簡主義、帶有光滑表面和奇特形狀的作品,並探索自然、身體和慾望等主題。位於H Queen’s的展覽將展出莫法特藝術生涯的各類作品,包括1987年藝術家在愛滋病傳播高峰期在紐約創作的代表性作品“He Kills Me”(1987年) 。

在過去的二十年,莫法特一直建立獨特的顏料應用方式:其形成的銑削孔和硬毛似的表面引起觀眾對人體、植物及分子形態以及彈孔的聯想。此系列擠壓作品的出現標誌著藝術家創作的重大轉變,同時亦挑戰了傳統繪畫的觀念。莫法特近年創作的“自然崇拜”系列(亦是此展覽的主題)繼續他的顏料實驗,同時進行對大自然和自然形態的持續研究。莫法特對自然的深切關注源於他的生物學術背景以及童年在牧場度過的時光。這些抽象的大型樹脂作品從生物形態的數碼效果圖開始創作,再由木頭碾磨而成,隨後於作品表面覆蓋上多層樹脂及顏料以達至最終的光滑或啞光表面。樹脂表面與光線和環境相互作用,展示出移動的色彩及誘人的色彩深度。“自然崇拜”中自然同時具神秘感的點綴,繼續傳達莫法特對自然和破壞力量的關注。

儘管作品未必顯示出與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的直接聯繫,作品標題卻提供了重要含義。“Lot 020619 (nature cult, fertile blue)”(2019年) 中細胞和孢子似的形狀引發自然和生物學的聯想,而“fertile”亦暗示了海洋物種的繁殖問題;“Lot 020421 (the ripe blue)”(2021年) 外形看似水果,“ripe”一字反映了現代社會中食品工程和加工的方式。從擠壓到樸素、從極簡到抽象、從挑釁到沉默,莫法特從不間斷地擴大他的繪畫詞彙、風景和語境。

在畫廊第二個房間展出的“Fleish”系列中,藝術家透過以浸透兔皮膠的麻布隱喻身體和表皮的抽象表現,表現暴力和親密行為。莫法特的擠壓油畫充實而豐富;“Fleish”系列的畫布則是赤裸和饑餓的,就如“Lot 032107/20 (spill physics)”(2007/2020年) 和“Lot 090307/20 (O, drop)”(2007/2020年)中所見。

展覽亦展出莫法特80年代和90年代的早期作品包括“He Kills Me”(1987年)。當時藝術家積極參與ACT UP運動,對抗列根政府在愛滋病傳播中的無能政策和其同性戀恐懼應對。

唐納.莫法特於1955年出生於德克薩斯州聖安東尼奧,目前在紐約和德薩斯州巴斯德生活和工作。他曾於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匹茲堡安迪・沃荷美術館、芝加哥當代藝術博物館、紐約及阿斯彭Marianne Boesky畫廊、三藩市Anthony Meier Fine Arts、德克薩斯州Texas Gallery等舉行展覽。莫法特的作品被納入重要博物館收藏中,如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波士頓美術館、紐約惠特尼美術館和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等。

駐香港策展人Inti Guerrero將主持展覽媒體導賞及公眾節目,介紹和探討莫法特作品的主題和語言。公眾節目詳情稍後將於社交媒體上公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