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畫廊香港欣然呈獻著名德國攝影師安德里亞斯·穆埃(Andreas Mühe)個展《作為距離的悲憫》。是次展覽為穆埃於香港的首個畫廊展覽,展出2004年至2018年的30件攝影作品,包括在曾在各大博物館展出的作品。穆埃徘徊在“真相”和“建構”兩個概念之間,以他偏好探討的德國歷史和身份主題,探究並質疑攝影的力量和矛盾性。

安德里亞斯·穆埃的成長深深影響了他藝術創作的來源和當中的德國歷史元素。穆埃出生於東德薩克森,父親為德國著名演員烏爾里希·穆埃(Ulrich Mühe),母親為德國著名戲劇導演安格麗特·哈恩(Annegret Hahn),兩人既是社會主義者亦是德國文化精英。“狂妄自大”可說是穆埃美學的核心--他的作品充滿力量、剛陽,讓人聯想到20世紀的獨裁體制和其意識形態。穆埃以不同方式來描繪這種美學,而當中作品的地域所在是最為關鍵的。其中“ Schwimmhalle”(2009)為廢棄游泳池的照片,游泳池於1936年被用作柏林奧運會的柏林運動員住所,此場地為作品提供了重要歷史背景。而最重要的作品系列之一“Obersalzberg”中, 藝術家取景於上薩爾茨堡山--著名的希特拉度假勝地,透過主體人物擺出的各種姿勢和衣著(如納粹親衛隊軍服和飾物甚至裸體),將納粹德國的權力影像化。

在“ A. M. Eine Deutschlandreise”(2013)系列,穆埃探討攝影本質上的含糊及矛盾。作品中貌似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女士,從轎車的後座望向窗外並凝視著各個德國文化地標和風景名勝。作品看似以總理的視覺展現國家的本質,但有趣的是照片中的女人實際上是穆埃的母親。穆埃受到與默克爾到訪美國一程的啟發悉心製作這系列作品,引發觀眾對現實和表面的質疑。“Mühe Kopf”(2018)系列為“ Mischpoche”(2019)系列的研究作品。穆埃對探索攝影的暗示能力很感興趣,他的最終想法是建構並編製影射藝術歷史的家庭照。在此過程中,穆埃思考死亡和人體的脆弱,並找來雕塑家以黏土為自己的頭部塑造雕塑品--黏土容易腐蝕,就似人體一般脆弱。“ Mischpoche”在全家福中使活著的和逝去的人重聚,亦結合過去的回憶和當下事件;“Mühe Kopf”以類似的方式完整地體現“幻覺”和“重建”的瞬間--在世的人上演自己的逝去。穆埃表示:“攝影實際上非常接近死亡,因為拍攝照片的瞬間已經過去了,攝影是一種抓住時間的方式。”敘述中“活著的死亡”和“建構的現實” 的矛盾同時觸發雙方的某種元素。是次展覽展出這超越時間和現實的作品,並展示製作雕塑的不同階段和費力細節。

穆埃作品的主體是傳達力量的重要工具,因此他經常與知名政治家和音樂家合作。“Rammstein USA und Kanada Tour”(2012)是拍攝德國搖滾樂隊Rammstein的系列:樂隊成員赤裸著沿聖莫尼卡海灘散步、於聖安東尼奧駕駛 。Rammstein被選為穆埃的拍攝對象並非偶然,樂隊進取的風格體現了德國社會主義的荒誕精神。透過這種方式,穆埃不斷以當代敘事回看曆史。

展覽還展出藝術家早期作品,例如於普洛拉度假村拍攝的“ Prora”(2004),度假村位於德國北部呂根島,由納粹德國興建延綿不斷的房子組成,並原定將作為無產階級的度假設施 。作品令人聯想起20世紀最重要的德國電影製片人之一蘭妮·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她以其讚揚德國納粹政治宣傳片聞名。“Sport”中的人物突顯身體的運動性和怪異;“Heimat”則是“家”的意思,透露了穆埃對其德國身份的深深迷戀。是次展覽亦展出黑白照片系列“28 hours in USA”(2011),記錄了穆埃伴隨默克爾出訪美國旅行的時刻。

穆埃的作品以膠卷製作,每張均需仔細測量亮度和燈光。但最重要的是藝術家精心安排的主題和構建的歷史背景,使他的作品如此引人入勝。每張照片均提供其獨特視角、引發對話並引領觀眾面對過去。穆埃的創作時而大膽,時而隱約微妙,即使是最沉重的主題也能巧妙將其轉換為明亮幽默的圖像,反之亦然。在愛國主義、懷舊情懷和狂妄自大之下,穆埃回到了他的起源,並將理解、背景和傑出人物帶入創作當中。穆埃的作品並不短視,反之它持久並揭示對問題、討論和自我監察的必然需要。什麼是現實?什麼是外表?什麼是現在,什麼是過去?藝術家使觀眾質疑一切眼見的事物。而到最後這一切都關乎穆埃的力量,正如藝術家所說:“控製圖像的人控制現實”。穆埃作品中嵌入的悲憫和對過去的渴望,為觀眾製造一種觀看距離,拆解在操控圖像和假消息充斥的時代被忽略的細節。

安德里亞斯·穆埃1979年出生於德國。藝術家的作品曾在各博物館和機構展出,如“ Mischpoche”,漢堡車站美術館(2019); “ Andreas Mühe/ Sebastian Nebe – Im Osten nichts Neues”,萊比錫G2美術館(2018); “安德里亞斯·穆埃-攝影”,北京紅磚美術館(2018);“德國8-德國藝術在中國”,北京民生現代美術館(2017); “ Pathos als Distanz”,漢堡堤壩之門美術館(2017)和“ Andreas Mühe / Markus Lüpertz – Ancien Regime”,羅斯托克藝術館(2016)。“作為距離的悲憫”是穆埃在香港畫廊的首次亮相,帶來藝術家最重要的作品。